因交通事故发生工伤,三项保险在一审,二审中都为当事人争取到了,合计100多万

  上诉人(原审被告):福建省XX公司,住所地仙游县鲤城街道。

  法定代表人:黄XX,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朱XX,仙游县鲤城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田XX,女,1969年6月14日出生,苗族,住仙游县。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李XX,男,1996年11月20日出生,汉族,住仙游县。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李X,男,2005年8月14日出生,汉族,住仙游县。

  法定代理人:田XX,女,1969年6月14日出生,苗族,住仙游县,系李X之母。

  三位被上诉人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陈秀飞律师。

  上诉人福建省XX公司(以下简称XX公司)因与被上诉人田XX、李XX、李X工伤保险待遇纠纷一案,不服福建省仙游县人民法院(2019)闽0322民初280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年10月10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XX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朱XX、被上诉人田XX、李XX、李X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秀飞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XX公司上诉请求:依法撤销一审判决,驳回田XX、李XX、李X的诉讼请求。事实和理由:1.一审判决交通事故赔偿与工伤保险可双重赔偿是错误的。本案中李XX死亡是因交通事故已经获得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被抚养人的生活费等合计55万元,按规定交通事故赔偿给付的死亡补偿费或者残疾生活补助费,已由伤亡职工或亲属领取的,工伤保险的一次性工亡补助金或者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不再发给。按福建省政府法制办意见和莆田市人民政府发布的《莆田市工伤保险管理暂行规定》第6条规定,工伤保险待遇:同一工伤事故兼有民事赔偿,伤残职工先按民事赔偿,不足部分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故此,本案工伤待遇赔偿应该剔除交通赔偿计算赔偿金。2.一审认定XX公司为李XX办理的商业保险是具有福利性质,不能扣减工伤保险待遇也是错误的。XX公司投团体意外保险的目的是为减轻企业负担转嫁企业自身风险、特别是对环卫工人特殊工种和特定团体投保的,其保险金额66万元,与普通的商业保险明显不同,不具有福利性质。故此,XX公司为李XX投保的保险金额应折抵工伤赔偿金额。综上所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程序违法,适用法律错误,依法应撤销一审判决。交通事故的赔偿金额及意外伤害保险的理赔金额,已超过工伤保险待遇的金额,请求驳回田XX、李XX、李X的诉讼请求。

  田XX、李XX、李X辩称:1.田XX、李XX、李X是否获得交通事故赔偿,与本案无关,交通事故损害赔偿与工伤保险适用的前提条件不同,属于不同法律关系。本案中,田XX、李XX、李X依据《中华人民共和XX劳动法》、《工伤保险条例》等法律、法规,主张各项工伤保险待遇,于法不悖,应当予以支持。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因第三人造成工伤的职工或其亲属在获得民事赔偿后是否还可以获得工伤保险补偿问题的答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八条第三款等相关法律法规明确规定,在已获得相关民事赔偿的情况下,仍有权要求享受工伤保险待遇。2.一审判决认定XX公司为员工办理的商业保险是具有福利性质,是正确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XX保险法》第三十九条规定,人身保险的受益人由被保险人或者投保人指定。投保人指定受益人时须经被保险人同意。投保人为与其有劳动关系的劳动者投保人身保险,不得指定被保险人及其近亲属以外的人为受益人。因此,XX公司所投保的人身意外伤害保险,该保险合同的受益人只能是被保险人李XX本人及其近亲属。XX公司为李XX购买商业保险,不能免除其作为用人单位依法所应承担的为劳动者参保及缴纳社会保险的法定义务。XX公司未给劳动者办理和缴纳社会保险,已实质上严重侵害劳动者的合法权益,致使作为劳动者的李XX在退休、患病、失业、生育等多方面,无法获得基本社保保险待遇。并且,XX公司也承认,投保商业保险是为了减轻企业负担转嫁企业自身风险,其为一己私利,而侵害劳动者依法获得更为全面的社会保险保障的目的,既不合法,也不符合社会公序良俗。

  田XX、李XX、李X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XX公司支付给田XX、李XX、李X丧葬补助金29679元、一次性工亡补助金727920元;2.判令XX公司按月向田XX支付供养亲属抚恤金840元(2100元×40%),支付时间自2018年4月4日起至田XX身故之日止;按月向李X支付供养亲属抚恤金630元(2100元×30%),支付时间自2018年4月4日起至李X年满18周岁止。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田XX与李XX系夫妻关系,双方于1996年11月20日生育男孩李XX、于2005年8月14日生育男孩李X。2018年3月16日,李XX与田XX一起被XX公司招聘为清洁工,月工资2100元。XX公司在中国XX公司为李XX投保团体意外伤害保险,未办理工伤保险。2018年4月4日上午6时10分许,田XX驾驶三轮车承载李XX从其住处仙游县XX往其负责保洁的小区鲤城街道党校路安XX上班途中,驶至仙游县玉田XX桥面时与闽B×××××号小型普通客车发生碰撞,致使李XX当场死亡。2018年4月25日,仙游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莆公交认字[2018]第00274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李XX无责任。2018年4月27日,田XX、李XX、李X与庄XX达成赔偿协议,由庄XX一次性赔偿给田XX、李XX、李X因李XX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损失费、办理丧葬事宜的误工费、抚养费等其他赔偿费用共计55万元。田XX、李XX、李X已收到庄XX赔偿的55万元。2018年8月10日,仙游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仙人社工认[2018]175号认定工亡决定书,认定:李XX受到的事故伤害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之规定,属于工伤认定范围,现予以认定为工亡。田XX、李XX、李X现已收到中国XX公司支付的赔偿款66万元。2019年3月22日,田XX、李XX、李X向仙游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请求:1.XX公司一次性支付工亡补助金及丧葬补助金757599元;2.供养亲属抚恤金:支付田XX每月2100元/40%=840元,时间自2018年4月4日至身故之日止,支付给李X每月2100元/30%=630元,时间自2018年4月4日至年末18周岁止。2019年5月10日,仙游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仙劳仲按[2019]第064号裁决书,裁决:1.XX公司向田XX支付李XX的丧葬补助金29679元;2.XX公司向田XX支付李XX的一次性工亡补助金727920元;以上裁决合计757599元(包含李XX意外伤害保险理赔款项),田XX应配合XX公司向商业保险机构办理赔款后,XX公司在十日内支付给田XX;3.XX公司支付给李X供养亲属抚恤金每月630元(自2018年4月4日起支付至2023年8月14日其年满18周岁时止)。2019年5月20日,田XX、李XX、李X不服裁决,遂诉至一审法院请求处理。一审法院认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九条规定:“职工因工死亡,其近亲属按照下列规定从工伤保险基金领取丧葬补助金、供养亲属抚恤金和一次性工亡补助金:(一)丧葬补助金为6个月的统筹地区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二)供养亲属抚恤金按照职工本人工资的一定比例发给由因工死亡职工生前提供主要生活来源、无劳动能力的亲属。标准为:配偶每月40%,其他亲属每人每月30%,孤寡老人或者孤儿每人每月在上述标准的基础上增加10%。核定的各供养亲属的抚恤金之和不应高于因工死亡职工生前的工资。供养亲属的具体范围由国务院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规定;(三)一次性工亡补助金标准为上一年度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20倍。伤残职工在停工留薪期内因工伤导致死亡的,其近亲属享受本条第一款规定的待遇。一级至四级伤残职工在停工留薪期满后死亡的,其近亲属可以享受本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项规定的待遇。”本案中,李XX在上班途中因发生交通事故死亡,被认定为工亡,作为李XX的近亲属享有从工伤保险基金领取丧葬补助金、供养亲属抚恤金和一次性工亡补助金等工伤保险待遇,但XX公司未为李XX缴纳工伤保险,故田XX、李XX、李X请求XX公司支付丧葬补助金29679元(4946.5元/月×6个月)、一次性工亡补助金727920元(36396元/年×20年)及李X的供养亲属抚恤金每月630元(2100元×30%,自2018年4月4日起至18周岁止即2023年8月14日止),于法有据,予以支持。在李XX发生交通事故时,田XX未达法定退休年龄,且亦在XX公司从事保洁工作,具有劳动能力,故其请求XX公司支付供养亲属抚恤金,缺乏依据,不予支持。因交通事故赔偿与工伤保险适用的前提条件不同,属于不同法律关系,法律并未禁止劳动者获得双重赔偿的权利,故XX公司辩解本案工伤保险待遇应剔除交通赔偿所得的赔偿金,于法无据,不予采纳。关于田XX、李XX、李X已获得的商业保险理赔款66万元能否予以扣除的问题。根据《工伤保险条例》和《福建省实施<工伤保险条例>办法》的规定,用人单位应当为劳动者办理工伤保险。XX公司依法为其员工缴纳工伤保险系其法定义务,XX公司为其员工办理商业保险是具有福利性质,并不能以此扣减职工依法享受的工伤保险待遇,故对XX公司主张应扣除田XX、李XX、李X已获得的商业保险理赔款,于法无据,不予支持。综上,田XX、李XX、李X合理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不合理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判决:1.XX公司应在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给田XX、李XX、李X丧葬补助金29679元、一次性工亡补助金727920元,合计757599元;2.XX公司应在判决生效之日起每月支付给李X供养亲属抚恤金630元(自2018年4月4日起至2023年8月14日止,在每月20日前支付,生效之前的供养亲属抚恤金在第一次支付时一并支付);3.驳回田XX、李XX、李X其他诉讼请求。

  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

  本院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二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XX境内的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民办非企业单位、基金会、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等组织和有雇工的个体工商户(以下称用人单位)应当依照本条例规定参加工伤保险,为本单位全部职工或者雇工(以下称职工)缴纳工伤保险费”规定,为职工缴纳工伤保险费是XX公司作为用人单位的法定义务,该法定义务不能通过任何形式予以免除或变相免除,因此,XX公司不能以其已为职工购买了商业保险为由来免除其负有的法定的缴纳工伤保险费的义务。《工伤保险条例》第六十二条第二款规定:“依照本条例规定应当参加工伤保险而未参加工伤保险的用人单位职工发生工伤的,由该用人单位按照本条例规定的工伤保险待遇项目和标准支付费用。”XX公司没有为李XX缴纳工伤保险费,根据该规定,XX公司应向李XX近亲属支付李XX因工死亡的相关工伤保险待遇。虽然田XX、李XX、李X因李XX死亡而获得了交通事故赔偿及商业保险理赔,但是目前的相关法律及司法解释并不禁止受工伤的职工或其家属可同时获得民事赔偿和工伤保险待遇赔偿。XX公司请求田XX、李XX、李X已获得的交通事故赔偿款和商业保险理赔款应抵扣工伤保险赔偿金额,缺乏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综上,XX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XX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福建省XX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谢XX

  审判员  陈XX

  审判员  吴伟凡

  二〇一九年十月二十八日

  书记员  郑XX


相关资讯
X 律师个人网站

截屏,微信识别二维码

微信号:13215021646

(点击微信号复制,添加好友)

cache
Processed in 0.032022 Second.